• 周二. 11月 30th, 2021

我和意甲阿嶽逆战的那一段日子—1

adminqw17

11月 21, 2021

只恨太匆匆,一往而情深!2018年4月16日,那就是一个周一,那一天下班了,我开车三十分钟到一个生疏的镇。虽是春季,但上海市的温度或是蛮低的,我衣着很厚的外衣,里边是衬衣,黄昏十分,夕阳余晖,也是有点儿凉爽!跌跌撞撞总算来到一条平静的大街上,停好车辆,第一次走进那一个生疏的住宅小区!几回通电话了解,才来到63号楼底下。天色逐渐渐晚,轻风摇荡,一个白白嫩嫩,苗条瘦小长发女孩进入我的眼前。双眼对望间,我内心想这是否个二愣子呢?很薄的半袖披上一件浅黄色的外衣,下半身是凉拖鞋和一个稍短睡裤。

伟:总算寻找63号了

芳:大家上来吧(这响声,很细致,很整洁,轻的像十几岁小孩的响声)

伟:走

两个人一前一后,一层层的爬上楼梯,伟有点儿胖,上气不接下气的,走进5楼502室,进门处便上楼顶,屋子里偏暗,沒有打灯,环境卫生状况做的也不太好!木质的室内楼梯有踏踏的响声!跟随芳走进楼顶的一间房间。房间挺大的有二十几个平方米,落地式的窗帘布严实的驻守着,沒有半丝的光进去。房间里只开了床柜上的小台灯,房间中间放着一张非常大的床,床边深色的床品套件,让全部房间都看起来很冷漠。

芳:你先休息一下,我要去趟洗手间

伟:哦

伟四处扫视着房间,床正对面是一张桌子,上边有两个洗漱间的盆。靠门的墙壁是一排木质的衣橱,阳台下,一张小圆桌,俩把桌椅。数分意甲买球钟后,芳拉门进去

芳:你怎么没脱光衣服?

伟:我想上厕所?

芳:我陪你去

伟:好

两每个人轻轻地的走下楼,伟脱下很厚的外衣,随手拿给了芳,便走进了洗手间。芳踏踏的踏入了室内楼梯!洗手间出去,用心的洗高手,沿着木质室内楼梯来到了房间。芳早已上了床,半卧着,的身上只剩余超短裤和半袖。

芳:你牛仔裤子要不脱下?手洗干净了没有?

伟:好的呀。(如何那么立即呢?有点儿惊讶!)脱掉裤子和衬衣便上了床。躺在芳的左则,内心有点儿忐忑不安,手足无措!闭上眼,实际上是感觉好累.

伟:我们一起睡会吧?

芳:嗯

一段时间后,夜晚,芳背对伟的胸口,伟环绕着着芳,拥抱着睡过去了。短暂性的缠绵悱恻,短暂性的达到,很是喜爱,很是喜欢!夜里8点多闹铃响了,芳醒来去洗漱间,要去值夜班。伟倚靠在卧室床,看见芳梳扎着那一头长头发,秀发较长,像飞瀑一样一直垂到腹部,很美很美。伟有一些痴迷,有一些动心。時间迅速,两个人穿好衣服裤子,一前一后的摆脱房间,走下意甲买球楼梯。芳的步伐变的越来越快,伟仅有跟在背后,看见前边的芳引燃烟草,紧促的离去住宅小区,迈向街道社区!间距逐渐打开,伟立在小区门口,看见芳的身影越来越远,很是孤独,纵是疑虑,两个人沒有道别,都没有客套!

夜里里淡黄色的路灯下,芳越来越远,直至看不清楚,伟拿出手机上传出了信息内容

伟:我先走了

芳:慢一点驾车,感谢你今日陪着我

伟:傻丫头,之后有哪些不高兴的就跟我说

芳沒有再回信息,伟很是失望。望着星空,静静的夜晚空满是失望和怜香惜玉。匆匆忙忙的从此拥抱,短暂性的缠绵悱恻,各自安好!两人沒有沟通交流,不清楚另一方来源于何处,姓谁明谁,又经历了哪些,将要历经些哪些!匆匆忙忙就此别过。满是无可奈何吧!

第一次初见与缠绵悱恻,完成